深圳徒步网-深圳户外网-深圳市徒步运动协会-深圳户外登山协会-深圳户外探险联盟-徒步-登山-探险-旅行-深圳户外俱乐部-深圳户外活动

 找回密码
 注册(可用中文)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体验经济时代的红色旅游——关于深圳市大鹏新区红色旅游发展的思考

2020-9-15 11:03| 发布者: 达子| 查看: 283| 评论: 0

摘要: 深圳市大鹏新区拥有丰富的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旅游产业已初具规模。近年来,其旅游产业与文化体验相结合的发展模式取得良好效益,文化体验与产业发展相互促进,发展方式也正在从传统的服务经济向体验经济转型。大鹏 ...

深圳市大鹏新区拥有丰富的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旅游产业已初具规模。近年来,其旅游产业与文化体验相结合的发展模式取得良好效益,文化体验与产业发展相互促进,发展方式也正在从传统的服务经济向体验经济转型。


大鹏也是广东省重要的革命老区,其区域背景和丰富的红色革命史迹为发展红色旅游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其作为一种新兴文化体验内容也将为大鹏旅游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以体验经济的视角研究大鹏红色旅游的发展,对于促进大鹏旅游的整体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也能为滨海革命老区的红色旅游发展探索更好的模式。


一、引言:体验经济、文化旅游和红色旅游


(一)体验经济的基本理论


1、体验经济理论的产生


1970年一位美国学者认为,教育和旅游的“体验性”将逐渐凸现,并且成为一种经济特征。


1999年,《体验经济》一书出版,作者在书中首次阐述了“体验经济”的确切内涵、特点、演变过程及其意义。他们认为体验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服务经济之后的又一新的经济形态,当前三种经济形态分别被称为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时,体验经济也可成为“第四产业”。


2、什么是体验经济


(1)体验经济是的人类需求发展到一定阶段而带来的必然趋势。在当代,人们需要个性化的消费来实现自我,能够适应这种消费的经济方式正是体验经济。


(2)体验经济的关键是“个性化”。体验经济有别于传统的产品经济、商品经济。服务经济是立足于生产者(供给者)能够提供什么,而体验经济则完全着眼于消费者的需求什么,顾客需要什么就尽量让他获得什么。


(3)消费者为体验支付费用。“体验”是消费者自身融入其中的一种“美好感觉”,这种“美好感觉”是在消费产品与服务的过程中获得的;而企业则是这种“美好感觉”的提供者,消费者要为这种“感觉”付费。


(二)文化旅游产业与体验经济


1、旅游产业的构成与发展进程


根据TPC理论,旅游产品由核心层次、形式层次和延伸层次构成。旅游产品要满足旅游者生理和精神需要,是为核心层次;旅游设施和旅游线路,是为形式层次;与旅游相关各种基础设施、社会化服务和旅行便利,是为延伸层次。


在传统“吃住行游购娱”旅游六要素中,体验占有很大权重。随着越来越多的文化内容融入旅游活动,文化体验成为了文化旅游的核心层次,也是花费比例最大的部分。因此,对旅游业特别是文化旅游产业,体验经济的相关理论在其发展规划、项目开发、市场拓展等各个方面都发挥着作用。


从旅游业发展的进程来看,学术界普遍认为,我国的旅游产品开发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依赖旅游资源卖方市场的观光产品,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第二阶段是1980到1990年代旅游产品市场转型,服务与特色越受重视,竞争力和资源同等重要,市场从卖方向买方转变。第三阶段是1990年代以后,旅游市场成为买方市场,业界开始研究旅游者的需求,从而推出能够满足不同人群的市场细分旅游产品。


随着旅游产品市场越来越向差异化、个性化方向细分,旅游产品的核心层次与文化的结合更为紧密。文化旅游也就成为体验经济时代旅游产业的主流。


2、体验经济视角下的文化旅游产业


如果说以前人们主要通过获取产品和服务来满足生存和发展的需要,那么现在人们则是期望通过个性化的消费来实现自我


这种消费过程不再是以往那种单向的接受产品和服务,而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旅游就是这种消费个性化的主要表现之一。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与国民收入的增长,旅游已逐步进入大众日常生活。旅游业被称为“战略性支柱产业”,文旅融合发展日益明显。具有挖掘地方文化、完善旅游产业的文化旅游业态,将进一步被赋予促进经济结构优化、拉动地方经济发展的使命。


(三)红色旅游与体验经济


1、红色旅游及其发展趋势


“红色旅游”主要是指利用红色史迹开展的学习、参观和体验等旅游活动。有人会认为,红色旅游就是一项宣传教育活动。而事实是,由于红色旅游业更具思想性、文化性和体验性,其特点与体验经济时代更加契合,它的市场前景同样广阔。


参加“红色旅游”不仅可以陶冶情操、放松心情,还可以接受教育、增长学识,这是它能够走进市场,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的根本原因。


目前红色旅游已经迅速成为中国旅游产业中的后起之秀,近年在旅游产业中所占的比重呈不断上升的趋势,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也越来越显著。近年来,各地的红色旅游客流量都呈两位数增长,主要客群从“60后”“70后”向经济主力人口的“80后”“90后”转移。


由此可见,红色旅游与新的体验经济时代有良好的契合,把体验经济运用于红色旅游的资源开发、旅游产品设计和体验场景营造,并结合本地的自然与人文背景及文化与景观特色,使消费者获得美好的体验和记忆,是红色旅游发展的必然趋势。


2、红色旅游目前面临的问题


红色旅游在发展的同时也面临一系列挑战,普遍存在景点建设和展示内容趋同化;景点管理机制市场化不足、缺乏趣味性;缺乏内涵、过度娱乐等问题。其主要发展模式集中停留在参观学习、演艺表演等层面,红色文化与其他旅游资源的有机融合深度不足,缺乏创新发展模式。


3、红色旅游存在问题的由来与解决路径


我国红色旅游从产生到发展,是一个从最初的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到经济文化功能逐渐凸显的过程。


由于相关理论研究不足,要么停留在宣传教育和政治任务的层面,要么按照服务经济思路推出以参观和娱乐为主的产品。


此外,旅游区政府和业界对于红色文化核心价值认识不足,无法用体验经济的视角规划发展和设计产品,因此难以充分发挥红色旅游应有的经济和社会价值。


针对这些问题,充分发挥红色文化作为红色旅游核心层面的精神和文化体验功能,才是红色旅游发展的正确路径。


二、大鹏红色旅游发展的背景与现状


(一)大鹏新区及其旅游业发展概况


1、发展历程


大鹏旅游业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其时大鹏半岛隶属于深圳市龙岗区。由于深圳市的快速发展,市民假日休闲的需求暴增,大鹏半岛美丽的海滨自然风光很快受到市民的热捧。一到节假日,深圳市民纷纷前往大鹏半岛体验海滨休闲娱乐,大鹏半岛逐渐成为了“深圳人的后花园”。


2、存在问题


到2011年底,大鹏新区从龙岗区析置时,旅游业已初具规模。但从世纪初就被划为深圳市的重点生态保护区和地质遗迹保护区,限制开发建设,旅游设施包括酒店、主题公园、游乐项目等一直数量少而且不成规模。在大鹏旅游业起步的时代,国内成熟的旅游区已经发展到了第二、第三阶段。但大鹏的旅游业态还处在主要依赖海滨资源的阶段,缺乏市场竞争力,旅游经济也基本上是本地假日经济,国内外游客较少,人均花费远低于国内平均水平。


3、发展现状


新区成立后,新区旅游主管部门对旅游业采取了一系列发展措施,并加强文旅融合。主要举措有:举办大型户外文化节,扶持婚庆文化产业,鼓励民宿用时尚文化和个性创意包装和提供服务,重点建设大鹏所城-较场尾-东山寺景区,使得大鹏旅游的文化含量大幅提升,文化旅游业态和产品数量快速增长。这就使大鹏旅游在品质上有了大幅提升,并开始向文化旅游和体验经济方向发展。


截至目前,大鹏旅游已从单一的滨海休闲观光逐步发展衍生出海滨婚庆活动、户外运动、民俗历史考察与体验、科普活动、亲子游乐等20多种业态,旅游产品的文化含量同步提升。在不断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同时,市场规模和效益也在扩大。


(二)大鹏红色革命的历史文化价值


1、大鹏在华南红色革命史上的地位


大鹏是革命老区,在华南红色革命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大鹏半岛在抗日战争时期一直是中共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及后来的东江纵队的重要活动区域和根据地。


在抗战时期,中共广东省临时委员会和东纵司令部曾在大鹏半岛长期转战。大鹏半岛是东江纵队宣布成立和胜利北撤的地方,是从沦陷了的香港营救文化精英的重要中转站,也是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地方。


大鹏半岛诞生了华南第一支海上抗日武装,并牢牢掌握了大鹏湾、大亚湾的制海权。这里也有东纵的电台、报社、战地医院、军工厂、军政干部学校等活动过的地方。


2、大鹏的红色文化的“海派”特色


大鹏红色革命的主体具有“知洋派”和“海派”特色,这也是抗战时期东纵能够与盟军开展情报合作,以及以后在北撤时得到盟军的保障和大力协助的原因。


解放前大鹏与香港海上往来自由且非常密切,为抗战时期的抗日反顽斗争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同时,东江游击队的装备和军需物资乃至兵源有很大部分来自华侨和港澳同胞的支援,而且大鹏半岛是主要集散地。


3、深圳精神的红色基因


深圳是侨乡,大鹏红色革命取得的一切胜利都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团结一致浴血奋战的结果。东纵和大鹏地方党组织的骨干都与海外有着广泛和密切的联系,有许多本身就是归国留学生、华侨,或者有海外或香港从业的经历,也有不少是海员或出身于海员家庭。


这样的红色文化为深圳留下了思想和文化基因,深刻影响着深圳地区广大干部群众的思想和观念,这也是后来能够涌现出以东纵老战士袁庚为代表的大批改革开放的先锋、推动深圳飞速发展的历史渊源。


东江纵队不仅在战争年代立下卓越的功勋,其精神和理念也具有鲜明特色,是以后深圳改革开放精神的红色基因。开展红色旅游,体验大鹏红色文化,可以得到不一样的精神收获。


(三)大鹏红色旅游发展面临的问题


尽管作为革命老区,大鹏在华南红色革命历史上占有重要位置,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缺乏一部系统而完整的大鹏红色革命专门史,人们既看不到它的全貌和风采,无法发现它巨大的精神价值。这就使得大鹏红色旅游起步晚,面临的问题较多。


一是物质文化遗产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和利用。除了位于土洋村的东纵司令部外,所有旧址没有做过专门的保护和建档,其中大部分已经被毁。少数幸存下来的也大多年久失修。至于与大鹏红色革命有关的非建筑类文物几乎是空白。


二是大鹏红色史料的挖掘整理工作薄弱。除了2005海天出版社出版的《旗红大鹏湾——大鹏革命斗争史录》,集结了近50篇以当时大鹏籍老干部的回忆为主的文章外,东纵的大鹏半岛活动的情况在2018年之前还没有专门史。


三是尚未正式推出面向旅游市场的红色旅游产品。目前主要依托东纵司令部和北撤纪念公园接待一些深圳市各类党组织组织的“主题教育”活动,形式以参观为主。


三、大鹏红色旅游发展对策


(一)加强基础研究


发展红色旅游,首先必须实施政府主导型战略,增加政府前期投入。大鹏是红色旅游资源富集的地区,但由于长期不被重视,红色革命史迹在物质方面灭失现象严重,在非物质方面至今仍缺乏全面、深入、系统的发现、挖掘和整理,更没有精神提炼。


在体验经济时代,没有丰富的材料就没有消费和生产的“个性化”选择,要为消费者创造出“美好的感觉”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必须加强基础研究,内容包括:


1、深入挖掘整理史实、史迹


大鹏红色革命史包括两条主线交织而成,一是大鹏地方党组织的活动历史,二是东江纵队在大鹏活动的历史。只有理清这两条线及其相互关联的所有节点上的人和事,才能完整地呈现出大鹏红色革命的历史脉络,因此深入挖掘整理大鹏红色革命的史实、史迹就成了发展大鹏红色旅游最基础的工程。


作为历史背景,大鹏的海防史、华侨发展史、香港工人运动以及发生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大革命”等也与大鹏红色革命有不同程度的关联。此外,在大鹏地区,第三党(农工民主党)和开明士绅以及海关、邮政等机构都对中共抗日武装有过支持与合作。


这些相关历史的挖掘整理也十分重要。现在《大鹏红色革命历史概要》已把大鹏红色历史的主要脉络呈现了出来,并为继续深入研究提供了大量线索。应当在在此基础上投入更多的人力和物力,让大鹏红色历史更清晰、更生动和更丰满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2、寻找、保护和修缮幸存旧址


东纵和大鹏党组织奋斗的足迹遍及大鹏半岛的每一寸土地,凡重要事件和重要人物都有相应的遗址或旧址。它们不仅是故事的发生地,也是相关体验活动的现场。寻找、保护和修缮幸存旧址能够设计更加丰富的线路产品,更是大鹏红色旅游与其他旅游业板块互动融合的物质基础。


3、征集文物及相同的历史器物


征集文物及相同的历史器物、武器、装备、船只等。体验性产品离不开场景的营造,而场景的营造离不开相应的实物。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真正属于大鹏红色革命的历史文物已非常稀缺,即使是同时代的相关物件也不易得。因此要加大实物征集的投入,首先收藏已发现的文物和其他实物的真品。用于实际活动的可以考虑在充分考证和研究的基础上进行高仿。


4、东江纵队精神与红色文化研究


让“深圳精神的红色基因”成为大鹏红色旅游的核心价值。如上文所述,大鹏和东纵的红色文化有独一无二的“海派”特色,同时从曾生、王作尧创建抗日武装到东江纵队成立所走过的艰难而辉煌的历程看,也体现了一种崇高的精神和信念。这种精神和文化是大鹏红色旅游的灵魂,是旅游产品通过体验要传递给消费者的重要价值。


(二)发展初期要坚持政府主导


1、要有导向性投入


发展红色旅游,政府除了基础性投入外,还需要导向性投入。政府在旅游资源摸底、旅游规划编制、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要有足够的投入,还要通过导向性投入和其他政策性杠杆在旅游人才培养、旅游产品开发、相关业态拓展、旅游市场促销等方面加强政府作为,以培养红色旅游自我发展的能力。


2、规划环大鹏湾红色旅游体验区


在大鹏,南澳地区由于开发建设较少,红色历史旧址、遗迹保存较多、较集中,而且许多都是当年广东省临委和东纵领导机关活动过的重要地方。


许多传统村落仍保存原貌,红色历史旧址、遗迹有迹可循。这些地方与北面的鲨鱼涌、土洋等地构成了一个环大鹏湾红色旅游资源带。应该把这个资源带规划为红色旅游体验区。这些地方有秀丽的大鹏湾海滨风光,这里有原始的山地、丛林、山村、海湾,当年是游击队战士任意驰骋、英勇杀敌的战场。这些如果再与其他业态结合,可以演绎出无数红色旅游体验的题材,从而层出不穷地创造出红色旅游体验产品。


3、经营运作方面坚持市场化方向


红色旅游不仅要在经营运作方面坚持市场化方向,而且在投资开发方面也要充分依靠市场力量,这样才能够保证红色旅游产业的可持续性,广泛调动社会各方面的积极性,多渠道吸引资金,推动红色旅游快速发展。


(三)基本策略


1、要让红色文化在地方文化旅游中焕发光彩


大鹏已经定位为生态文化旅游区。如果从一般市场机制考察,红色旅游在大鹏旅游的背景下发展既有优势又有劣势。优势是有较完整的旅游业行业体系和基础配套,红色旅游可以专注于自身的发展,劣势是与美不胜收的山海风光相比,依托于产生于艰苦的战争年代的红色史迹显得比较简陋,可观赏性较差,难以吸引眼球。


但如果我们把大鹏红色文化看作是大鹏文化旅游的一个要素将其配置在其他旅游板块和相关业态中,不仅红色文化会大放异彩,也能整体提升大鹏文化旅游的品质和高度。


2、按照旅游市场规律运行


文化旅游产业是高度市场化的产业,红色旅游作为文化旅游产业的有机组成部分,就必须牢固树立市场观念,严格按照旅游市场规律运行。红色旅游难免受过去革命传统教育的模式影响,既不愿赋予它市场属性,更看不到它在文化旅游市场上有着强大的竞争力。


这就需要把红色文化作为本地区的文化要素运用于其他相关服务,使得红色旅游的产业链得以延长和加宽,提高红色旅游的综合性产出水平,增强红色旅游的发展后劲。


3、发挥区域优势


大鹏有优质山海和文化旅游资源,又有作为深圳市的一部分所具有区域优势,可以为红色旅游市场的供需提供双向支持。红色旅游如能与其他领域相融合,将更具市场竞争力。


(四)红色旅游产品的体验化设计概要


体验经济认为,只有构建重视游客的真正需求以及体验的差异性的红色旅游发展模式,才能培育一个现实的市场,挖掘引导一个潜在市场。


1、要有独特的体验主题


主题是产品设计的核心。主题的选择首先要给游客带去前所未有的体验愉悦和精神提振。大鹏的红色旅游产品主题应结合大鹏红色文化的特色来选择,如使命感、崇高理想、协助精神、创业理念、国际视野、战胜困难的勇气和策略等。


2、加强游客参与性,营造全身心的红色旅游体验


红色旅游与本地文化体验或乡村体验,融入目的地居民的生活方式,体验当年游击队官兵和老区人民的生活,因而对今天的和平与发展更加珍惜。与户外运动结合,像当年的战士一样在丛林中跋涉,在海岸线穿越,用使命和崇高来超越自我。


与海上活动结合,可以体验当年海上游击战,用原始的木帆船来亲近我们的蓝色国土,从而认识海洋、热爱海洋。这种红色旅游的方式,游客可以零距离、多方式地与革命先辈对话,真实体验他们艰苦而充满希望的生活,传承他们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并用这些精神财富武装自己,使自己内心更加强大。


3、提供个性化的旅游体验,满足游客多样化需求


要想使本地红色旅游异军突起并与本地文化旅游一起增强区域竞争力,就一定要摆脱产品同质化给游客在体验上带来的千篇一律的感觉。因此要在设计思路上找到自己的特色与优势。


4、不断开发新的体验旅游产品,紧跟市场潮流


与所有旅游产品一样,红色旅游产品的开发也应紧跟市场的需求而不断创新。要掌握市场动态、摸清旅游市场的规模,按照推出、研发、储备并行的方式安排产品系列与序列,保证最佳的投放规模和投放时机,使游客切身感受到产品人性化的设计和持久的魅力。


5、把红色文化与本地传统文化结合,形成特色文化品牌


旅游时人们欣赏当地文化,而红色文化又把本地文化推向了新的高度。因此,红色旅游产品既要体现当地特色,又不能落于俗套;既要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又不能太过商业化;既要传承历史,又要敢于创新。


同时,目的地文化是红色旅游市场的一种可以利用的背景资源,而红色文化则代表了本地文化发展的先进成果。因此要在红色文化融入的前提下,充分挖掘本地文化内涵,将旅游贴上鲜明的文化标签,使之最大程度发挥包括红色旅游资源在内的旅游资源的效益。


四、结论


随着体验经济时代的到来,各行各业都在探索尝试的创新营销方式,以适应新经济时代的市场特点,从而能够更好地应对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对于红色旅游这个旅游市场特殊但是又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而言,有着格外重要的意义。扩大红色旅游的影响力和感染力,真正实现红色旅游开发的目的,也使红色旅游以更加市场化的姿态参与竞争,在达到良好的宣传效果和教育作用的同时,取得更好的经济效益,成为旅游市场独树一帜的红色旗帜。


分享到: 更多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